青年报logo
青年报广告

90后入殓师:让告别体面

日期:[2017-03-30] 版次:[A05] 版名:[青职场]
《入殓师》剧照。

 “让已经冰冷的生命重新焕发生机,给她永恒的美丽,这需要冷静、准确,同时要怀有温柔的情感。这句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中的经典台词向人们叙述这一职业的意义。

一直以来,对于殡葬行业、对于入殓师,世俗总是带着些偏见和不理解,为了让市民切实了解殡葬从业人员,324日下午,广州市殡仪馆举行开放日活动,市民进入广州殡仪馆遗体护理室,观看为遗体化妆、火化等殡仪服务项目。在一些体验者还因畏惧逝者而不敢上前时,90后入殓师们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这群被称之为生命最后尊严的美容师,用自己的双手,让逝者体面地离开世间。
采写:本报记者周司琪通讯员印锐

 

初识入殓师便铭记高考毅然选择殡仪专业

早上九点,下着小雨的广州有丝丝凉意,清明将至,来银河公墓祭拜先人的市民陆续增多,而隔壁的广州市殡仪馆则稍显冷意。在殡仪馆防腐化妆室内,入殓师们已经换上工作服,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今年6月,23岁的小涵即将正式成为一名入殓师,当大多数90后还对逝者有所畏惧时,她从大一就开始实习,至今已为不少逝者进行过化妆、整理。为了能工作在防腐美容一线,她花了六年时间来实现。

2011年,刚参加完中考的小涵在电视里偶然看到入殓师的采访,那以后,这一职业便成了一种念想。她告诉身边的朋友自己以后要当一名入殓师。当时,所有人都以为她开玩笑,但她很清楚,自己会做这件事。这个行业很有意义,但也很缺人,我想去那里,真正为社会做点事。
2014年,在高考选报学校时,小涵毅然选择了长沙民政技术学院殡仪系。不出意料,她的决定遭到父母反对。在家人、朋友看来,殡葬是个有些晦气的工作,小涵作为一个女生,当老师、

医生都是更好的选择。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他们知道我已做好承受压力的准备便不再多问。
今年年初,小涵来到广州市殡仪馆防腐整容部实习。轮到她的班时,小涵会早早来到殡仪馆内位于地下的防腐整容室,为逝者净身,穿衣,化妆,这件在很多人看来颇为阴森的事情,她却很珍惜也很喜欢。

 

见证生离死别更加懂得珍惜生活

聊天过程中,小涵给记者的感觉是超乎年龄的稳重,谈起工作时也是一片淡然。但她却表示,自己很害怕生离死别的场景,看到家属哭泣的模样,自己也会偷偷掉眼泪。甚至在午夜梦回也能梦见他们,醒来时,枕头已湿了大半。

在回忆起第一次实习时的经历,小涵称至今还会鼻头发酸。实习的一天半夜,小涵接到电话去科室接人。到了现场才知道是一个九岁的小姑娘得了白血病去世了。小涵说,那晚在病房门口,孩子的妈妈拉着她的手始终不肯放开,哭喊着孩子的名字,最后甚至晕厥过去。孩子的奶奶则拿着其生前最爱的小皮鞋,抓着小涵的手嘱托,让小涵在给孩子打扮时轻一点,不要弄疼孩子。说得我鼻子酸酸的,那是我第一次在工作的时候掉眼泪。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,留下的亲人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。

因为看了太多生离死别,原来会对家人感觉到不耐烦的小涵慢慢珍惜起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。小涵告诉记者,自己以前很受不了母亲的唠叨,但现在,她不再厌烦这些无尽的唠叨,反而更能体会到这份唠叨里的关心和爱护,也许你上一秒还在嫌弃他的唠叨和琐碎,而下一秒你就可能永远的失去他。珍惜和身边每个人相处的每分每秒,也珍惜自己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每分每秒。

同是90后的小可是小涵的同班同学,今年年初,她与小涵一同来到广州市殡仪馆从事遗体防腐整容工作。相比之小涵的沉稳,小可显得更为活泼,说起实习经历,也是囧事多多。第一次为逝者擦粉底时,师傅教我要横擦眼睛部分,但我在擦的过程中却不经意地竖着擦了一下,逝者的眼睛因此突然张开,吓得我赶紧道歉连说对不起,然后才轻轻地将他的眼部闭合。
还有一次,小可在化妆时突然听到逝者的喉咙发出呵啊一声,一口气从逝者嘴中吐出来,吓得小可跳了好远。这种情况在学校学习时老师曾讲过,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所以吓到了我。那次的经历让小可明白理论和实践的差别,也让她更为重视自己的健康状态。每天要跟不同的死者打交道,增强自身的免疫力,是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工作负责。工作越久,越明白要珍惜健康、珍惜生命。


理解世人的偏见但职业成就感依然

在世俗的偏见里,殡仪馆是个阴森、恐惧、压抑的地方,在这里工作的人有些上不得台面。因为这些偏见,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没少在生活中遭遇嫌弃。开着殡仪馆的车出去吃饭被拒绝接待、回家被亲戚朋友冷嘲热讽甚至拒绝来往、亲朋好友的喜事不被邀请……这些,入殓师们都曾遇到过。

因为工作需要,殡仪馆不时要外出采购逝者的化妆用品。采购需要开具发票,商家看到殡仪馆的发票抬头后,当着同事的面将他用过的笔丢入垃圾桶。小可无奈地说道,类似的事情不止一件,虽然现在大家的观念也在转变,但仍有很多人对这份工作抱有偏见。

虽然无法改变他人对这份工作的看法,但小涵和小可却并不觉得自己的工作与其它职业有太大的区别。都是一份工作而已,区别只在于,他们为活着的人工作,我们为逝去的人服务。我们逝者恢复自然、安详的容貌,让他们更体面地离开人世,这是件有意义的事情。小可解释道。

在生活中,小可喜欢爬山、跑步,兴致来了会给亲朋好友说评书,甚至将其放到网上与更多人分享;小涵则喜欢和朋友去广州各个景点游玩,喜欢跳舞的她还会看各种跳舞的视频,攒钱去看舞剧。在她的微信朋友圈中,也多是其出游、嬉笑、欢闹的模样。她们的生活和大多数的90后并没什么两样,甚至更积极、阳光。
小涵称,自己并没有因为入这行而变得很我依旧是阳光、活泼、可爱的20来岁的女孩子。90后想的事我也会想,90后喜欢的东西我也喜欢,我只不过选择了一个少数人会从事的行业。


关于我们 | 存档

版权所有广州青年报社

粤ICP备151011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