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年报logo
青年报广告

年轻教师的职场路, 累并快乐着

日期:[2017-09-14] 版次:[A08] 版名:[青聚焦]
马利敏正在给孩子们上开学后的第一节语文课。

教师,是一个神圣的职业。所谓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教师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,是启蒙者、也是引路人,是长辈、亦是朋友。

9月10日是第33个教师节,本报采访了三位青年老师,她们分别在幼儿园、大学以及特殊学校任教。在一些人看来,幼儿园的老师很轻松,大学生的老师很悠闲,特殊学校的老师很神秘。这期,我们一起走近他们的课堂听听这几个青年教师的故事。

采写:本报记者 周司琪 实习记者 梁颖贤 


特殊教育老师:用耐心等待花开

记者到达位于华穗路的广州市启聪学校时,正值下课,与普通学校不同,他们的下课铃声伴随着亮闪的红灯。“因为这里的学生均是听障孩子,他们多通过提示灯得到上、下课的信息”,马利敏说道。

34岁的马利敏是这所学校的一名一线教师,2004年大学毕业后便进入该校,现在教小学六年级的语文。“班上一共11名学生,和普通学校相比人数似乎很少,但对于特殊儿童的班级来说,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了。”

讲课时,老师会佩戴一个发射器,戴上后,通过助听器,可以让学生接收到一定的听觉信号。即使这样,马老师上课的时候还是会将说话的速度放慢,嘴型放大,以确保学生“读懂”她的意思。手语、体态、动作、表情,这些都要运用到位。

因为学生的遗忘率比普通的孩子要高很多,所以不管是一句话还是一件事,马老师都会不断地反复、强调,并通过举例、演示来让孩子们记住。“普通学生在学会后会不断在听、说、用,但我们的孩子却没有潜移默化的环境,只能靠老师的不断提醒,让他能慢慢积累、内化。”

除了讲课时要重复很多次,马老师还要时刻准备着应对各种突发情况。学生上课突然站起来转两圈,跑上台来跟着老师一起写,或者直接情绪失控大喊大叫甚至大哭大闹,这些马老师都遇到过。“自己要冷静,先控制好学生的情绪,然后想办法沟通、解决。”

虽然不时会出状况,教学也比较复杂,但马老师表示,不管是自己还是其他老师,会努力去挖掘学生的闪光点,给予孩子们学习、生活等方方面面的指导。“因为听力的缺陷,他们相对缺乏自信,老师们尽力将孩子的闪光点放大,让他慢慢建立自信。”

    在马利敏看来,这些听障学生和普通的孩子并没有太多差别,他们只是比别的人走得慢一些。“我们这些老师需要更有耐心,要学会欣赏他们,学会等待。每个孩子都是一朵花,或许它会开得慢一些,或许它开出的花不是我们想象的样子,但是,只要我们坚持,每个生命都终将绽放。”


大学老师:不让上课成为一个人的“表演”

打通许樱电话时,她正在准备第二天上课的课件,在这之前的几天,她一直在忙着新生开学的各项事宜,没有停歇。今年26岁的许樱在一所高校的新闻与传播学院任专职教师,至今已有两年多。

在部分人眼中,大学教师相比其他老师似乎要轻松很多,学生好管理、课程也相对较少,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闲暇状态。对此,许樱表示,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轻松。“以评职称为例,你要发论文、做项目、参加比赛。而且每年都有名额限制,即使达到了评定的水平,也可能因为别人硬件条件好而将你淘汰。明年再评就又是一轮新的竞争。”

教学方面,虽然大学课程确实相对较少,但这并不意味着轻松,特别是对于刚工作不久的青年教师,上课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。

自从当了老师以后,许樱便养成了一个习惯,就是看到任何事情都会思考这个内容是否能运用到课堂上。为了上好一堂课,许樱经常要阅读大量的材料,准备课件、视频并尽可能多地设计互动环节,只为了在课堂上更好地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参与度,不让上课变成她一个人的“表演”。“大学生的理解力已经达到一定水平,如果你只是单纯地说书上的内容,那他们完全可以不听你说,自己去看书。我不想用出勤率去强求学生来上我的课。”许樱称,“我希望自己能真正教学生一些有用的内容。以我们新闻专业为例,我教大一、大二的学生时,就会着重培养他们的传媒思维。”

除了日常上课,许樱还是一个大二新闻班的辅导员,这是每个助教升讲师必备的经历。“需要两年辅导员工作经历,所以青年教师在上课的同时还要带一到两个班,一般都会带四年,不会说你两年辅导员工作经验满了你就不做了。”

这样算下来,许樱以及其他青年大学老师的工作并不轻松,特别是带大一新进的学生。因为家长、学生以及学校都将责任放在老师身上,所以辅导员工作压力不可谓不大,各种琐事都要处理。“有遇到过宿舍下水道堵了打电话来找老师问怎么办的。老师的手机每天都处于要没电的状态。”

虽然工作很累,但谈起当老师,许樱称喜欢多过麻烦。今年教师节,她早早便收了班级送来的花和礼物。“其实你为学生做了什么,他们都是知道的,你对他们好,他们都会记得,他们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回馈你的付出。”


幼儿园老师:全方位呵护,让孩子健康成长

阿开是花都区某幼儿园的一名幼师,从事幼师已经7年了。说起初衷,她表示是因为自己有个儿子,幼师的工作能让孩子有更好地教育,便去了,一做就是7年。

在做幼师之前,阿开对幼师这个职业的感觉是应该很轻松,每天就带带孩子,可是真正做下来之后才发现幼师并不是那么简单。“幼师的教育对象是小孩子,因此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能,包括音乐、心理等等,我觉得幼师就是个‘万能’的职业。”除了最基础的教学任务之外,还要会唱歌跳舞,遇到一些活动或者假日,还要布置装饰学校。“在日常生活中,还要照顾每个小朋友,一个人要分演很多个角色”,阿开说道。

因为孩子还小,幼师平日也要更多地关注孩子的行为,避免各类问题的发生。“有一次有两个小朋友在班里拉扯,其中一个小朋友的家长在周末就打电话过来要求查看监控,但是由于在周末,监控也无法查看,那个小孩子的家长就一直进行‘电话轰炸’。”阿开告诉记者,虽然最后这件事解决了,但是也让她深深地认识到作为一个幼师要时刻注意孩子们的行为。

除了要时刻关注孩子的情况,阿开称,作为一个幼师,尊重小孩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在小孩子的角度上看待事情,用心去靠近小孩子,这样才能更好地融入他们。“幼师与其他教师不同,我们教育小孩子,更多的不是在知识的传授上,而是教会孩子们日常生活的态度、习惯和行为。”

虽然做幼师会觉得辛苦,但是阿开也表示,看着孩子慢慢成长,她会觉得很有成就感,“我刚做幼师的时候,就遇到一个很小的孩子,在刚开始的一个月里,他一直不吃不喝,午觉也不睡,就是吵着找妈妈。”阿开说,一开始她虽然觉得有点烦躁,但是还是很耐心地哄他吃饭睡觉,陪他聊天。“最后终于有一天,他主动开口对我们说想吃早餐,那一下我们都觉得好开心,觉得这一个月来的努力没白费。”阿开说,最后毕业的时候,那个孩子对她说舍不得,希望能一直在她身边。“在那一刻,我觉得我没选错职业。”


关于我们 | 存档

版权所有广州青年报社

粤ICP备15101105号